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友彤彤
女友彤彤

女友彤彤

「大懒猪,起来了啦——」在睡梦中的我被一阵银铃般的催促声喊醒了,我睁开惺忪的睡眼,彤彤正高高举着枕头,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我的脑袋,雪白的娇躯丝缕未着,巨乳随着她的动作欢快的弹跳着。

  「彤彤,你干嘛啦!今天是周六耶——让我再多睡会。」昨天晚上和彤彤颠龙倒凤到半夜,号称一夜七次郎的我也累得半死。

  「别睡了啊!你忘了?今天是你第一次上班耶——现在已经6点半了呀,你不是说要在8点赶到的吗?」看到我翻了个身又继续大睡,彤彤有点生气的对着我喊道。

  「什麽?对哦!今天是我第一次去便利店打工的日子!」我一下子便坐了起来。

  我和彤彤是某师范大学大二的外地学生,一方面想赚点钱,一方面想到社会上锻炼下自己,我利用平时晚上和双休日的时间找了一份兼职工作——某便利商店的收银员。

  彤彤看到我已经起来了,便自己也开始穿衣服了,嗯?彤彤屁股上的是 丁字裤?这个小妮子在穿着上很大胆,但丁字裤是从来不碰的,据她说,是不喜欢丁字裤的细细的一条陷在臀沟中的感觉。

  「彤彤,今天你怎麽穿丁字裤呀?」

  我诧异地问道。

  「哎,大笨猪——要我说你什麽才好。昨天晚上不是和你说了嘛,今天我要去帮学弟做模特啊——」「对哦,我想起来了 可是当模特用得着穿丁字裤吗?」「嗯 本来不用的,但是人家早上查了一下学弟所说的衣服,感觉不穿丁字裤的话会怪怪的。」彤彤有点不习惯的调整了一下丁字裤的位置,俏脸上有点绯红。

  「嗯?哪种衣服啊?」

  我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看着彤彤水蛇腰下弹力十足的白皙翘臀搭配着黑色绑带丁字裤,我不禁咽了口唾沫,本来就晨勃的鸡巴又硬了几分。

  「唔 我想想看哦——」彤彤歪着脑袋,左手食指点着脑袋,嘟着小嘴,想了一会,说道:「嗯 好像叫 叫不知 不知火什麽的 」「不知火舞?」我下意识的提示道。

  彤彤一下子跳了起来,胸前一对34D的奶子荡来晃去,好不迷人:「对!老公,就是不知火舞,这个名字好奇怪的 老公你真厉害!」我嘴角抽动了一下,心想不会有男生不知道这个人物的吧?不知火舞这个角色几乎盛载了一代男生最初的性幻想,彤彤今天去当这个模特,凭着她俏丽的面容、丰满的巨乳、不盈一握的腰肢、紧实高翘的屁股、浑圆修长的双腿,倒是不二的人选,我心中有些嫉妒那个摄影师阿强了。

  「老公——人家还是第一次穿丁丁呢,好不好看?」彤彤见我色色的目光不断地在她身上游荡,故意右手搭着胯间,左手按着左膝盖,对着我撅起了本来已经很翘的美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娇声道。

  妈的,小狐狸勾引我!看了下时间,还早,如果在十分锺之内解决问题就行了。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彤彤,把她顶到了墙边,左手把坚硬的鸡巴从内裤中掏了出来,将彤彤臀峰间的丁字裤往侧面一拉,也不做什麽调情,从背后一下子就顶进她的嫩穴之中。

  「啊——老公 你怎麽那麽粗暴 啊 」彤彤感受到我炙热坚硬的肉棒在她的嫩穴中横冲直撞,花心还不是特别的湿润,所以有点痛。

  我的右手从彤彤腰间移向她胸前乱抖的巨乳,大力地揉捏起来:「我粗暴?还不是你这个小狐狸勾引的 你说,看到你这样性感欠插的屁屁,谁温柔得起来?」我的小腹和彤彤的臀肉不断地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右手食指和中指不停地刺激彤彤奶子上嫣红的乳头,发觉她的阴道开始收缩,淫液也开始分泌出来了。

  彤彤的秀发飞舞着,娇喘道:「啊 啊 丁 丁伯伯 啊 就很温柔 」彤彤在性爱上进入状态一向很快,才一分锺左右,她就开始适应我鸡巴抽插蜜穴的力度,翘臀随着节奏往后顶着,使我的肉棒能更加能深入到她小穴深处。

  一听到彤彤提及老丁,前两周发生的事情就浮现在我眼前,彤彤和这个年逾六十的老头亲密接触了两次,第一次是藉着与我打赌的名义,彤彤和老丁来了一次面对面自慰表演;另一次是半夜上演的按摩服务,两次都和最后的插入擦肩而过,可是彤彤和老丁再无隔阂,亲密异常。

  想起这一切,我心中无比兴奋,好像正在彤彤股间冲锋的变成了老丁那二十多公分的老鸡巴。我一边加快节奏,一边问道:「老丁的鸡巴大不大?彤彤,想不想被他干一次?」「啊 啊 讨厌 啊 人家 人家和丁伯伯 并不是那种关系啦 啊 他的 他的鸡巴 确实很大 但是 啊 我不会让它进到 进到彤彤的 啊 嫩穴里去的 」「老丁那麽可怜,你就让他干一次吧?」我继续在彤彤的耳边诱惑道。

  听到这里,彤彤温暖潮湿的蜜穴明显开始收紧,淫液随着我肉棒的抽送不断地被带出来,滴在雪白浑圆的大腿根部不停淌下来。

  「嗯 不要 人家的小穴 就给老公一个人 啊 享用 老丁想要爱爱 人家 会想办法让他 啊 让他舒服的 」我又是感动又是兴奋,原来彤彤虽然在性的问题上放得很开,但是毕竟是忠于我一个人的!

  「那你 怎麽帮他呢?」

  「啊 人家会帮他 打飞机 帮他口交 啊 舒服 老公再快一点 」幻想着眼前性感可爱的女友在猥琐老丁身下含着他的鸡巴的淫荡画面,我的肉棒好像又涨大了几分。

  「那 那 老丁还不射 怎麽办?」

  「那 啊 人家给他乳交,让他的大鸡巴 摩擦 彤彤的奶子 奶头 最后射出来 啊 老公 我到了 」彤彤呻吟着,无力地靠在墙壁上,小穴就不断地抽搐夹紧,紧紧包裹住我的肉棒,肉棒涨得又更加粗更加硬,穴心儿还不停阵阵收缩,就像在吸吮着龟头。

  我看到彤彤已经高潮了,就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彤彤这时已经欲仙欲死,娇躯好像毫无知觉般的任我抽插,一对美乳随之阵阵摆动,白嫩的双腿紧紧地绷着,充血鲜红的阴唇被我的肉棒一次一次的带动外翻,发出「滋滋」的响声。

  「老公 你真厉害 啊 干死彤彤莎了 今天我是危险期,别 别射在里面 」彤彤感到我的肉棒在阴道中涨大,低喃道。

  与此同时,我腰间也感到了一阵酥麻,赶紧将肉棒拔出了彤彤的穴儿,一个箭步冲到彤彤面前,就把肉棒往彤彤口中塞去,她知趣的张开小嘴,我滚烫的精液随即一股一股的在彤彤的口中激射出来。

  彤彤心甘情愿的接受着我的口爆,等我把肉棒从她嘴巴中抽离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咕咚」咽下了大部份精液,还有一丝白精从她秀气的嘴角流淌出来 彤彤水汪汪的眼睛动情地看着我,起床时梳好的长发又有点淩乱,高潮后的潮红出现在了她的秀靥上,胸前怒耸的乳峰随着呼吸不安的跳动。

  「老公——你坏死了 勾引人家说那麽淫荡的话 」彤彤娇喘着。

  「哪里淫荡了?这叫有情调!我的好老婆 安啦——」我拖着半软的肉棒急忙冲进卫生间梳洗,五分锺后,我就出现在寝室门口:「彤彤啊,你今天也注意点哦,别被阿强占便宜了,这小子色色的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阿强人不坏的。」彤彤踮起脚尖和我接了一个法式长吻:「嗯 老公加油 」阿强就是上次夜间在寝室大堂外偷看的那个胖子,老丁给彤彤的腿部按摩就像免费的春宫图,阿强在门外看着半裸的美丽学姐,最后也射了出来。

  【完】